“云想霓裳花想荣”,《妖猫传》一场异域杨贵妃的爱情故事

游戏符号 2021-11-09 07:28 75次浏览 评论已关闭 游戏圈

(这篇文章是由好时光写的:HSGJ_98)

门/鼻子

1.妖怪

就像《妖猫传》和《芳华》一样,我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走了。

在看《芳华》之前路过《妖猫传》的宣传牌,还笑着和身边的小姐姐说:上映的时候我一定第一个来看,看看江郎才尽的陈凯歌还能整什么妖娥子。

大概是年少轻狂的不屑吧,我对老一辈的导演都抱着江郎才尽的心态。

从第五代到不入代的冯小刚,我都是这么看得。

《妖猫传》戳中了所有我的点,是我喜欢的唐朝,是我喜欢的那段奇幻故事。虽说相比杨贵妃和唐明皇,我更喜欢高阳和辩机。

可是唐朝这个充满浪漫基调的王朝,降服了狮子骢的媚娘,追求幸福的太平……

女性崛起的王朝,自由的国度。

神秘,又令人捉摸不透。

我想知道高阳是真的爱辩机,还是为了追求“自由”——追求生在皇家就注定得不到的东西。

三皇子李恪是年少的“青梅竹马”,那辩机又是什么?

好像一切……都是……谜

和杨贵妃的一切都是一样的。

好像没有谁把唐朝拍的这么诡秘,印象中的唐朝是写实的《贞观之治》,是串了各个王朝画风的《贞观长歌》,是伴随我童年的《杨贵妃秘史》,是满屏大头的《武媚娘传奇》,还是我小时候曾胡诌的小说《梦回大唐》……

从来没有这样的一个画风,它就像是电影里所说的幻术,让我只在大荧幕上瞻望了仅仅129分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几次想再去二刷,可是一次都没有机会。

我不给自己机会,想着自己一个人独享这“诡丽”大唐,又想着把这我如此心水的大唐带给自己喜欢的人。

没胆子一个人看这——鬼魅、又满满是爱的作品。

又没有那个特别想分享的人。

以前从不觉着赚钱是件开心的事情,现在特别希望自己有钱能建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私家影院,喜欢的影片,高端的投放设备,专属于自己的一场电影

想怎么哭,就怎么哭。

想怎么笑,就怎么笑。

就,只属于我。

2. 猫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猫。

那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完美的拿捏住了我所有的欢喜。

即使我对猫毛过敏,但我依旧坚持在家里养了一只。

即使我平时不常回家,家里的猫是父母给养的。

即使我妈这个处女座很嫌弃哪哪都去,还喜欢上床的猫。

可是我喜欢它啊!我们一家都喜欢它。

我家猫粘人,但又很独立。

他要二十四小时待在我身边,可几乎从未打扰过我的工作。

我在电脑旁写着稿子,他就乖乖的在我旁边睡觉,睡的呼呼的。

我吃饭的时候,它听到筷子和碗碰撞的声音,听到包装袋被撕开的声音。本是一坨摊在沙发上的水状物,忽的一下腾跃而起,喵喵叫着飞奔到你面前——它也想尝尝你的食物。

仅仅是食物而已,吃几口便到达了它胃的饱和度,转眼间又不知道去哪个角落玩儿去了。

下辈子想成为一只猫,有主人亲着宠着,没什么烦恼。

只希望喜欢我的人能宠我一辈子,伴我入土为安。

自上次在客厅大敞了落地窗之后,我家猫在每日游走在开了的落地窗前安安稳稳的不知道走了几百遭之后,突然在我上厕所之际,父母打扫卫生之际,落了个干干净净。

还记得那日我撕心裂肺,哭的宛如小时候玩具丢了的孩子。

从那之后,我家的窗户再也没有开过。

不与外界透风的室内,偶尔会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只能把猫哄骗到不开窗的屋子里,稍微才能透的了气。

可这样总不是办法,于是在刚刚我便开了我卧室的窗户。

猫也应是许久未见玻璃之外的生活,专注的盯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和我一样三分钟的热度,猫转眼就冲着写稿子的我,木木的看着。

最近因它过敏的我,脸上痒痒的,丝毫对它提不起兴致。

因工作繁忙,三个月没给它洗澡的我妈,希望下辈子我是猫,投一个工作不这么忙隔三差五给我洗澡的小姐姐家里。

3.传

对于杨贵妃的传说,多的数不胜数。

每个人心里好像都有一个关于杨贵妃的故事,白居易的那个是关于唐明皇和杨玉环的纯爱故事。

纯爱 故事。

听到“纯爱”这个词,大概是初中时候吧,那个时候都喜欢看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一次在同学桌子上看到《麻雀要革命》,翻了几页便无心看下去,毕竟那个时候的我,没有什么情窦初开,杨红樱的书才是我的最爱。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所有关于杨玉环和唐明皇的故事都是假的,都是传的。

无论是爱情悲剧,亦或者政治悲剧

已是世人的我们,无法再去重现当年唐朝最后的盛世。

作为偶尔看些野史秘史的我,第一次接触这样一个异国风味的故事。

李白不再是杨玉环的初恋,而做“云想霓裳花想荣”,也只为了盛唐。

许多人不喜欢这个电影,多以“虎头蛇尾”评价这部电影。

大概以为的虎头是因开头那带着悬疑的暗黑画风,到最后以“纯爱”故事作为结局。

“纯爱”大概就是所谓的蛇尾了。

大格局开篇,却以爱情草草收尾。

可是杨玉环仅仅只做杨玉环出场吗?

在我这里,“杨玉环”是个符号。

可看作电影里一直灌输的“盛唐”——所有男人都愿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几乎所有人都不是为了单一的她,得到她就相当于得到了盛唐,每个人都趋之若鹜的是权利,而她只是权利的附属品。

她可以看作很多人都不想看到的“爱情”。

有人得到爱情,好像只是有一个炫耀的资本——你看我不是没人要,我是有女朋友的,我女朋友还这么漂亮。

就像唐明皇对着晁衡那样——是爱吗?除了爱之外炫耀的资本也丝毫不少,不见得对你多好,但得到你一定让我倍有面子。

晁衡对杨贵妃是爱吗?最后美名其曰不带你走是尊重你的意愿。可若真爱,应该是白龙那样就算是我死也要让你活。晁衡,对杨贵妃。大概就是我得不到你,那你就自毁自灭吧,谁都得不到是最好。

这类的爱情,和世间所有求而不得是一样的——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杨玉环的死,对于晁衡来说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安禄山,已经不是爱情,只是杨玉环象征的权利。

是那些为了钱权利,让自己“坠入爱河”。

到如今看来,白龙算是对杨玉环是无私奉献的爱。

可是,在所有男人中,也只有他是从未和杨玉环有半点接触,除了一见钟情之外,他对杨玉环做的种种,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与其说他爱的是杨贵妃,倒不如说他是爱的自己想象中的杨玉环。

在爱情里,多的是这样的例子。

在没得到之前她是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谁敢说白龙若是真的得到了杨玉环之后,杨贵妃不会变成朱门惨白的余灰呢?

只有那些神话了爱情的,才能以初心对待爱情。

可偏偏又是这类人,因神话了爱情,所以永远得不到爱情。

最后丹龙说的,我找到了那个不再痛苦的秘密——出家为僧。

抛了七情六欲,不再为了尘世烦恼。

清心寡欲。

可是…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不再痛苦等于不再经历……

杨玉环其实是一个符号——世间上所有真善美的东西。

你可以把她化成你的梦想,你最想得到的东西。

电影中所有男人对她的表现,大概就是群像下的众生。

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择手段,还是自己得不到便宁愿毁掉她?

能像白龙那样没得到之前保持初心依旧?得到之后呢?

陈凯歌导演把《妖猫传》作为自己的“杨玉环”,所以他是电影里“初心”的白龙还是纵观一切却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白乐天”?

电影里的白乐天是我们这些《妖猫传》之外的观众,还是导演陈凯歌?

毕竟把杨玉环故事带给我们的是那个时陷时出的局外人——白乐天。

本期文字:柯

本期排版:皮皮乐的小情人

喜欢我们好时光景的朋友们可以订阅关注哦~

好时光景(HSGJ_98),一群资深电影兔子的观影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