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12月13日,首都南京失去防守,中央军校教导本队少尉排长刘勇在江北浦区乘坐铁甲车。

这列铁甲车共有五节:前头一节装有两门76毫米火炮,车厢顶上还有一挺重机枪,可以上下升降;第二节装有一门高射、平射两用20毫米苏罗通小炮;第三节是指挥室,前后都有看台;第四节满载荷枪的步兵战士,总共约有一连人;最后一节是火车头,外层装有钢板。

前苏联铁甲车

铁甲车也称装甲列车、铁蓬车、铁炮车,通常由装甲机车(内燃机)、装甲炮车和检修车等组成。主要用于铁路沿线对部队进行火力支援和实施独立作战,也可以输送人员和物资。今天要说的是发生在卢沟桥事变之后,华北抗日正面战场上的东北军铁甲车部队战斗事迹。

铁甲车第二大队辖五个中队,第八中队第九分队(中山号)队长赵克非时年29岁(另说第四中队长),他自豪地说:“我的列车是最坚固的战斗列车,是流线型双层铁轨合成,再以混凝土灌注,装备野炮4门、迫击炮2门、重机枪8挺、轻机枪12挺。”说起铁甲车第二大队,那还是东北军的家当,“九一八”事变第二天,就曾于北宁铁路盘山、滦州等地阻击过日军,不过当时受制于张学良“不抵抗”命令,下级官兵放不开手脚。

铁甲车第二大队徽章

现如今可不一样,卢沟桥枪声响起,蒋介石第一时间指示冀察当局,“宛平城固守勿退,并须全体动员,以备事态之扩大,此间已准备随时增援矣”。8日午后,赵克非指挥“中山号”铁甲车挺近卢沟桥,与宛平守军团长吉星文取得联系。傍晚时分,日军炮轰宛平城,赵克非下令“中山号”发炮还击,由此打响了全国抗战第一炮。

日本狼子野心,战事渐渐扩大。10日,正在激战中,赵克非发现日军也调来一列装甲列车支援,“我即令炮手将炮位降到水平,向日军铁甲车的前方薄弱位置连续射击,使炮弹穿入车内爆炸。这一招使日军的铁甲车立即瘫痪,致使车辆、武器、人员遭到破坏和伤亡,失去了战斗力”。

铁甲车正面照片

为了争夺永定河上的平汉铁路桥,“中山号”铁甲车在吉星文团长协助下,表现神勇,尽管车身上弹痕累累,有些深度达到三四厘米,但没有一发炮弹洞穿。直到15日以后,第八中队与第四中队交替换防,后撤至河北涿县附近整补。

范铭书时任铁甲车第二大队军士队上尉队长,他的回忆与赵克非存在一些出入,主要是番号对不上,“我和中尉副官王文卿受命在保定西关火车站担任联络员,负责与卢沟桥第二、第五中队密切联系,8日,我铁甲车进至平汉铁路桥以东,两中队交互作战,如二中队在前,五中队维护后方交通;五中队在前,二中队维护后方交通”。

东北军铁甲车

是年10月,铁甲车第二大队将残余车辆交给铁道部,人员调赴湖北孝感改编为军事委员会交通队警总局防空护路大队,曹曜章担任少将大队长,范铭书升任少校大队附,该大队最初下辖三个步兵连、两个机枪连,部队虽少,但精神振奋,官兵团结一致,朝气蓬勃。在营房训练一段时期,即奉命派往平汉铁路信阳至广水段执行护路任务,大队部驻鸡公山新店。

1938年8月,防空护路大队的负责地段向北延伸至广水~郑州。某日下午,日军飞机空袭新郑铁桥,守桥部队中尉排长赵续瑞沉着应战,装有高射架的马克沁重机枪喷出炽热火舌。一架日机中弹起火,黑烟弥漫,两名飞行员跳伞逃生,被防空护路大队官兵俘虏。大队长曹曜章精通日语,亲自审问,获得许多宝贵情报,旋即派人押送俘虏移交上级部门。

参考文献:

1、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抗战:刻骨铭心的记忆(4)》,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年版

2、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抗战:刻骨铭心的记忆(9)》,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年版